冯氏宗亲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(必须是真实姓名)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1901|回复: 1

冯骥才:心灵的闪电(2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0-7-29 22:52:3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关于现代文人画
) X. v* t7 j- Q) D* K“我更强调绘画的可叙述性”
9 H9 a" W8 a! F7 F8 z) I
9 I9 d  b9 x# N: ?. m5 V记者:您不久前出版的新书《文人画宣言》中,深刻分析了中国文人画的成因、发展及艺术特征,读后印象最深的是王维“诗中有画,画中有诗”和郑板桥“一枝一叶总关情”所反映出的文人画的两个重要属性:文学性和直抒胸臆。美术界评价您的绘画属于“现代文人画”,您认同这一概念吗?如认同,您的“现代文人画”与古代文人画有何异同?
* O& e. m5 [( r9 \6 g
8 i. K% q) g( }/ Q冯骥才:我的画属于“现代文人画”,这个概念是上世纪90年代初,上海画家程十发提出的。他说:“什么是现代文人画?你们去看看大冯的画就知道了。”后来我去日本举办画展,平山郁夫也认为我的画属于现代文人画。我成名于文坛,一般人不知我有一个漫长的丹青生涯。从1961年到1990年,我画了近30年画,其中包括临摹古画,在此过程中基本掌握了传统中国画的技法,有了坚实的宋画基础和线描功夫。我认为中国文人画有四个基本特征:一、直抒胸臆 ;二、张扬个性;三、将中国画文化化,即文学性;四、创造了一种全新的中国画样式,即将诗、书、画、印熔于一炉。
6 F0 v$ B  r* q  h1 q  v, o6 X0 S
至于我的现代文人画与古代文人画的异同,我认为,我在直抒胸臆 、张扬个性和文学性这三方面,均继承了古代文人画的传统;唯一的差异是,古人强调诗与画的结合,我则更强调散文与画的结合。诗是把大千世界的感受凝聚于一点,用最简洁的句子表达出来;绘画是把一个动态的世界变成一个静态的瞬间。在这一点上,诗与画最容易结合。散文是线性的,一句一句不断将意境深化。我希望我的绘画更像散文,更具可叙述性。比如,“太阳还未出升前,田野是寂寞的,模糊的,大地还残存着夜的阴影;这时,天空开始在迷离处透出一些晨曦,在星星点点的积雪处反射出亮光,最早的一声鸟鸣在极远处清晰地响起来……”我完全可以把这一散文的意境转化为绘画语言——用浓墨渲染夜色中的大地,极远处用曙色扫上一笔,一群小鸟振翅飞翔,留下一片很大很冷的天空。强调画面的可叙述性,这是古人所不及的。4 {% F! ~* e( t1 J. r
关于传统与借鉴
0 s5 U7 {+ S0 k9 ?: z4 j“我基本的元素是中国画的”; e& K: J* h2 Q7 \+ y2 J
" ]- o) X. w2 t
记者:我注意到,您的画从画幅比例到光影透视效果,都吸收和借鉴了西洋绘画的形式和技法,显得既清新独特又富有时代气息。; l! j9 ?5 F  `* C

4 J) A! L  U3 P, i冯骥才:我基本的元素还是中国画的,如对毛笔的运用、线条的韵律和审美,墨色的变化等,中国画的几个基本元素都具备。我画中所有的颜色都要与墨说上话;只要说不上话,这幅画就失败了。9 p: x8 {1 W/ @5 [+ g

# y% {# v& U/ S; l) I, m以笔墨为主,是我绘画的基本特点。当然也吸收了一些西画的手法,如讲究笔触和肌理,像“皴”一样表现山石的质感和立体感。我还会用一些厚的颜色表现物体的肌理效果,但这种肌理仍有“皴”的味道而非油画的笔触。但我比较喜欢强调光的运用——光是生命的元素,因为有太阳光的照射才诞生了世间万物。我尤其喜欢黄昏中的逆光,在逆光中可将生命看得更透彻。如一片树叶,在逆光中看时是鲜亮的,连叶中脉络、汁液的颜色都一目了然。幼时,我喜欢把双手蒙在眼上看太阳,这时的手是红的,里边是血的颜色,那是世上最美的红色,我们永远调不出那种颜色来。阳光使万物充满生命,也充满神秘感;光线给我无限的绘画灵感和冲动。
6 {" z( ^8 D3 @1 F; u0 P  A# \
( S. P% U( }/ A3 r0 k记者:这也是您对传统的最大突破吧!
0 C! o' R/ O+ x; X: U/ U' s0 G. k& F) p" U' k2 F% }
冯骥才:对,我们要把握传统绘画中一些最重要的规律和最基本的要素;但当传统表现手法已不能满足今天的需要时,就要有自己的创造。任何时代画家的任务都不是复制和克隆古人,古人已完成他们那个时代的使命。画光,恐怕是我今后的绘画主题。' g+ W+ f2 W: U; q
关于画风的嬗变- \; A' l$ \0 Q1 K' [
“心境的变化使我的绘画更超然”
6 z) n: E9 k4 R: M  K9 [. x& Y+ ]9 b" P2 w$ B" d" r$ w0 v4 X
记者:您是学画出身,后来当了作家。上世纪90年代初,您又重拾画笔,开始了文学的“婚外恋”,屈指算来也有18年了。在这漫长的丹青生涯中,您从艺术观念到绘画风格经历了怎样一个嬗变过程?9 F3 a5 B" F! S2 j6 i4 j
' o: ~8 v, F  y9 A4 u  e4 B. V
冯骥才:我觉得有三个阶段。一,传统职业画阶段。从学画开始,到临摹古画,以传统技法为主,强调笔墨功力,打下坚实的传统中国画基础。1978年后走上文坛,内心充满的是文学,使我的思想、境界变得深刻、丰富了。二,自发的文人画阶段。上世纪90年代初,我对自己的创作进行了一个调整。忽然有了画画的欲望,感到自己内心有很多东西需要表现,发现了一个从未开掘过的大矿藏。而且一画就使自己大吃一惊。当时我说,文学是一种责任方式,社会方式,绘画是一种生命方式。生活的坎坷,情感的变化,人生的思考,都通过笔情墨趣尽情宣泄出来。三,自觉的文人画阶段。我从2002年甲子画展开始,走上一条自觉的现代文人画之路,要求自己一定从内心深处生发出充满文学性的、诗意的感觉才下笔,并不断有意识地做些新的尝试,如对光和影的表现。另外,我可能会往更意象化的风格上走一走,追求更强的时代特点。
) s3 b5 {5 d! q6 h# M. `; B, x" S* ?8 K
记者:我觉得您现在的画风与十几年前的激情澎湃相比,似乎更平和、更唯美了,这是为什么呢?
( L) _8 r& e) K/ W: h
* I- F0 B# L0 e+ |  A冯骥才: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,中国的文化问题较多,我们这一代作家又有很强的社会责任感。我通过文化遗产保护,思考了一些大的文化、社会问题,给自己带来了未曾察觉的变化,即内心境界变化:开阔的思维、开阔的视野、开阔的心灵,绘画自然变得更安静、更安详了。有人说我绘画中的定力特别强,定力来自一个人的信念。我绘画的画幅都很小,但很开阔,与自己内心的视野有关。现在好像什么都不十分在乎了,心境更超然、更坦荡,更宽容了。总之绘画是画家心灵的镜子,画面的纯净折射出心灵的纯净,像经过过滤一样。2 j4 i8 m/ \) g, U6 h  J
- w1 _- x' C  M+ e' H
记者:现在美术界对您的绘画有无不同看法?比如说觉得您不是学院派,而没有经过专业训练的画家通常是受排斥的。
$ |% v; H4 E& ]( w4 _
( [, a: l; M0 L7 U冯骥才:(笑)我肯定不是学院派。学院才多少年?1895年才有天津大学,而中国绘画史比学院早得多,所有在1895年北洋大学创立前的画家都是非学院派!何况我现在已是天津大学的教授和博导了!
$ ~& M3 @& x7 K6 }" r! h5 X
发表于 2010-7-30 22:44:09 | 显示全部楼层
冯骥才,“最高的文化人”:身材最高,曾经担任球队队员;民进中央副主席,级别最高;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;国务院参事。中国文联副主席。在当代小小说创作中,首屈一指,获中国小小说奖最高奖项。又开创现代文人画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手机版|联系我们|冯氏宗亲网 ( 粤ICP备14051919号-5 )

GMT+8, 2021-3-7 08:22 , Processed in 0.125301 second(s), 5 queries , File On.

中华冯氏宗亲网 中国冯氏网 X3.4 弘扬冯氏文化

© 2001-2017 中华冯氏是一家 天下冯氏一家亲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